新闻聚焦
新生心语 | 光荣在于平淡,艰巨在于漫长
发布时间:2022-09-09        浏览次数:16

傅朝,复旦大学材料科学系2016级材料物理专业本科生,保研本系,现为复旦大学材料科学系2022级材料物理专业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电子封装。曾于20189月至20209月服役于中国人民解放军73156部队。服役期间获“优秀义务兵”并记旅嘉奖一次。曾任复旦大学国旗护卫队队长。

傅朝个人照

入伍:做个好学生 做个好兵

傅朝是在2016年考入复旦大学的,由于喜欢逻辑性强的学科且对新材料的研究很感兴趣,遂选择了材料物理专业。大学的学习模式和高中大相径庭,且自由度更高,傅朝一开始并不太适应。专业课上的部分知识对他来说晦涩难懂,加上知识点多、教学进度快,下课后复习不及时,以至于形成了一种负反馈,知识一难就不学了,越不学就越提不上学习的劲头,跟不上学习的节奏。

一时间,傅朝从高中时的名列前茅变成了班上的孙山之外,甚至在大二的时候还参加过补考。当时辅导员发现了傅朝的情况,问他愿不愿意去部队锻炼一下,让那颗浮躁的心先沉淀下来。傅朝也意识到不该这样继续下去,在多方了解情况后,决定参军。

傅朝说:“每个男孩子心底或许都有一个军营梦,之前看电视剧《士兵突击》里面三军雄列,旌旗飘展,长空猎猎,铁骨铮铮,主角许三多在绝境中成长,在失去中成熟,从一个‘孬兵’蜕变为‘兵王’,让人热血沸腾。能考上复旦大学说明我曾是个好学生,入伍,我也要做一个好兵。

 傅朝身着军装 

军营生活:是改变也是蜕变

怀揣着对军旅生活的期待,傅朝如愿来到了东南沿海一个一线作战部队,成为了一个准两栖装甲兵。刚到新兵连时傅朝很兴奋,可这个兴奋劲并没有持续多久。作为一个装甲兵,他的训练任务除了基础的身体素质训练外,还有装甲车辆的驾驶、维护和保养。

傅朝以为自己会像电视剧里一样:一身迷彩、武装到牙齿在丛林里穿梭,驾驶着坦克冲锋陷阵,经历烈焰滚滚、硝烟弥漫。但现实却是,他每天要为了单双杠及格做俯卧撑到深夜;要为了跑步优秀一圈一圈地冲刺;要为了坦克不出故障钻到五十多度的车内去擦干发动机旁的每一滴油水;要为了演习胜利在烈日下穿着二三十斤的战斗防具挖设坦克掩体……

 傅朝的军营生活 

傅朝曾抱怨、迷茫过——为什么要来到这里、做这些是为了什么。但傅朝心里憋着一股气,新兵连班长曾说他身上的书生气太重,没有军人的韧劲与狠劲,没有超人的意志力和过人的胆识,只是一个复旦大学来的学生。带着“复旦”的光环,他一定要证明自己:我是复旦人,也能是个真正的优秀军人。

不同于在学校学习上的避重就轻,傅朝开始迎难而上,为了成为一名“好兵”的目标锲而不舍地努力。每当训练累到坚持不下去时,傅朝便会想起训练场上的标语:当兵不习武,不算真功夫;武艺练不精,不算合格兵。他说,“这样我就还能再坚持坚持”。另一方面,他开始沉下心来钻研每一项专业技能,不管是简单还是复杂的操作,都用心去学精,尽可能地做到完美。

在2019年年度集团军考核前,连长推荐傅朝以教官身份负责全营某项科目的教学训练,那天晚上点评,连长总结到:“傅朝是一个好兵。”傅朝说:“那一霎我的眼眶就湿润了,没有什么能比努力之后得到认可更让人满足的了,我觉得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新兵连就像个大熔炉,我们形形色色的人进去,出来的都是合格的兵。”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行百里者半九十。傅朝渐渐明白,梦想的实现从来不是一帆风顺的,辉煌成就的背后永远隐藏着鲜为人知的汗水和泪水。自己经历的这些只不过是万千士兵的普通日常,我们活在春风里,是因为很多人在负重前行,我们更应该在自己的岗位上恪尽职守,为祖国的发展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

退伍:是结束 也是开始

两年的军旅生活结束了,傅朝又回到了他曾经的“战场”。傅朝说入伍两年不仅身体素质变得更好了,精神层面也得到了很多锻炼。他学会了做事要奋楫争先、赓续前行,做人要行稳致远、进而有为。

重返学校后,傅朝迅速适应了学习生活,面对专业知识时他不再拖沓,不再学得似是而非、一知半解,他明白学知识只有学懂、学通才能为之后做科研打下基础。与之前的一时半会攻克不下难题就会选择放弃不同,现在他是“办法总比困难多”,要么去图书馆找资料,要么发邮件跟老师交流,总之弄懂为止。就是在这样的态度和坚持下,傅朝的成绩直线上升,最终如愿在本系保研。

部队里规律的生活也让退伍后的他更加自律,每天会提前想好要做什么,制定好计划就会严格执行。平时也会进行一些体育锻炼,他说:“复旦大学南区操场有一句标语‘每天锻炼一小时,健康工作五十年,幸福生活一辈子’,只有身体好了才有更充足的精神去学习,去面对和解决生活中的困难与问题。”傅朝说自己曾因各种快节奏而焦虑,以至于忘记了应该做什么。两年的军旅生活给了他缓冲和思考的时间,他终于想明白了,他想做一个像许三多那样的人——不太焦虑,耐得住寂寞。

复旦国护:责任与荣誉

回到学校后,傅朝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好像少了点什么,直到他加入了复旦大学国旗护卫队(以下简称“复旦国护”)。在这样一支特殊的半军事化的队伍里,他很容易就找到了另一种归属感,和一群志同道合、对责任和荣誉有着无比珍重和向往的伙伴们一起努力的归属感。

在队两年期间,他参加过多次开学典礼、校庆升旗、国庆升旗等大型活动。从一名普通队员成长为教练员并担任队长,他伴随着复旦国护一步一步的成长。复旦国护集结了四十余名来自各专业、各年级的优秀队员,他们利用周六的休息时间参加训练,用台下近百小时的正步训练换来台上一分钟的庄严仪式感,用脸庞的汗水和胸膛的热血护卫着祖国和校园的旗帜。

 傅朝在国旗护卫队 

傅朝回忆道:“每年的校庆升旗前夕,都是国护最辛苦的时候。”作为队长,他不仅要对接学校团委和武装部的指导,还要选拔参加任务的队员并进行不断彩排,更要留有预备人员以防各种突发情况。五月份的上海还没有热起来,但是一次次彩排后,队员们的衣衫早已湿透。有时候下午排练,为了追求完全一致的节奏,大家会一遍遍从头来过,经常是练着练着天色就已全黑,错过了晚饭时间。同样为了确保校庆当天万无一失,所有队员会在凌晨五点之前就到达国旗坪进行最后的彩排,部分枫林、张江校区的同学甚至要三四点钟就起床打车赶来。各项大型任务的圆满完成让复旦国护成为了校园一张独特靓丽的名片。

 国旗护卫队合照(第一排左一为傅朝) 

傅朝说:“我们学校的国旗护卫队虽然才成立四年多,但已经获得了很多荣誉,并在团委的推荐下获得了2021年‘上海市青年五四奖章(集体)’。每一份荣誉都属于一代代的国护队员们,我们会把这种责任和荣誉一代代传承下去。”

未来:初心不忘,砥砺前行

傅朝的研究方向是电子封装,他希望能在研究生阶段实现自己的价值,做出一些有用的成果。傅朝说复旦大学材料科学系一直流传的一句标语便是他的目标:做一个顶天立地的材料人。顶天是指要做前沿的科学研究,立地是要将研究成果转化为应用,写在祖国大地上。

 傅朝身着学士服 

新生寄语

光荣在于平淡,艰巨在于漫长,或许逆风的方向,更适合飞翔。傅朝说:光荣是每个人都想要的,光鲜亮丽的军徽上,我得到了它;艰巨是每个人都避之不及的,朴实无华的军装上,我注定肩负着它。逆风飞翔,像傅朝一样,做自己的榜样。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复旦研究生”